::: 《 詳目顯示 》

第 1 筆 / 共 1 筆  
/1
題名:民報發刊詞
生平歷程:中國同盟會的成立
文件類型:論著
民國日期:-007/10/30
西元日期:1905/11/26
國父年歲:40
作者:孫中山
全文內容:
民報發刊詞(註一) 民前七年十月三十日(一九○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)於東京
  近時雜誌之作者亦夥矣,姱詞以為美,囂聽而無所終,摘埴索塗不獲,則反覆其詞而自惑,求其斟時弊以立言,如古人所謂對症發藥者,已不可見,而况夫孤懷宏識,遠矚將來者乎?夫繕羣之道,與羣俱進,而擇別取舍,惟其最宜。此羣之歷史既與彼羣殊,則所以掖而進之之階級,不無後先進止之別。由之不貳,此所以為輿論之母也。余維歐美之進化,凡以三大主義:曰民族、曰民權、曰民生。羅馬之亡,民族主義興,而歐洲各國以獨立;洎自帝其國,威行專制,在下者不堪其苦,則民權主義起,十八世紀之末,十九世紀之初,專制仆而立憲政體殖焉;世界開化,人智益蒸,物質發舒,百年銳於千載,經濟問題繼政治問題之後,則民生主義躍躍然動,二十世紀不得不為民生主義之擅場時代也。是三大主義皆基本於民,遞嬗變易,而歐美之人種胥冶化焉。其他旋維於小己大羣之間而成為故說者,皆此三者之充滿發揮而旁及者耳。今者中國以千年專制之毒而不解,異種殘之,外邦逼之,民族主義、民權主義殆不可以須臾緩,而民生主義歐美所慮積重難返者,中國獨受病未深而去之易。是故或於人為既往之陳跡,或於我為方來之大患,要為繕吾羣所有事,則不可不並時而弛張之。嗟夫!所陟卑者其所視不遠,遊五都之市,見美服而求之,忘其身之未稱也,又但以當前者為至美。近時志士舌敝唇枯,惟企強中國以比歐美;然而歐美強矣,其民實困,觀大同盟罷工與無政府黨、社會黨之日熾,社會革命其將不遠。吾國縱能w072.gif跡於歐美,猶不能免於第二次之革命,而況追逐於人已然之末軌者之終無成耶。夫歐美社會之禍,伏之數十年,及今而後發見之,又不能使之遽去。吾國治民生主義者,發達最先,睹其禍害於未萌,誠可舉政治革命、社會革命畢其功於一役;還視歐美,彼且瞠乎後也。翳我祖國,以最大之民族,聰明強力,超絕等倫,而沈夢不起,萬事墮壞;幸為風潮所激,醒其渴睡,旦夕之間,奮發振強,勵精不已,則半事倍功,良非誇嫚。惟夫一羣之中,有少數最良之心理,能策其羣而進之,使最宜之治法,適應於吾羣;吾羣之進步,適應於世界,此先知先覺之天職,而吾民報所為作也。抑非常革新之學說,其理想輸灌於人心而化為常識,則其去實行也近,吾於民報之出世覘之。
注釋:(註一) 據「民報」第一號(民前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,東京出版)。原標題為「發刊詞」,並署「孫文」。
相關地名:大同中國東京開化義興歐洲
相關專有名詞:民生主義民族主義民報民權主義立憲政體社會黨
出處:國父全集
冊數:第二冊
頁次:256-257
檢索詞出現頁次
 之平和,固可隨之而蘇復;社會主義經濟主義之理想的世界,亦將現於實際,故吾人舍救護支那之外無責任。此問題為
世界利益衝突所掩,而必犯難以求成,避無益之犧牲,挽回外力之錯認與其淆混。
  吾輩之希望美人表此同情,視希望世界一般文明人為尤切。蓋以美為日本文明先導;為基督教之國民;為他日我新
政府之師範。殆猶於拉花熱德其人者乎,吾謹為支那民族禱也!
(註一) 據「支那問題真解」(公民俱樂部出版,中英文合本)。此書出版年代未詳,據胡毅生記述:「早年由其譯為中文,並將原文合
    印;當時極為暢銷,即今黨史史料叢刊所載者是也。此書久經絕版,不圖四十年後,得獲重見。」當指此書。另黨史會藏鄧慕韓
    抄「支那問題真解」(048/4)內容相同。此抄本有胡漢民註云:「原稿英文,一九○四年漢民、毅生在橫濱合譯。」「胡本」
    、「黃本」及「會本」所集之「中國問題之真解決」或「支那問題之真解決」,均據此本。今附錄併存。
(註二) 原文為「無復餘」,今據「抄本」(048/4)增「事」字。
(註三) 原文為「亨」,今據「抄本」(048/4)改。
(註四) 前篇作「梁誠」,今仍依原文。

民報發刊詞(註一) 民前七年十月三十日(一九○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)於東京
  近時雜誌之作者亦夥矣,姱詞以為美,囂聽而無所終,摘埴索塗不獲,則反覆其詞而自惑,求其斟時弊以立言,如
古人所謂對症發藥者,已不可見,而况夫孤懷宏識,遠矚將來者乎?夫繕羣之道,與羣俱進,而擇別取舍,惟其最宜。
此羣之歷史既與彼羣殊,則所以掖而進之之階級,不無後先進止之別。由之不貳,此所以為輿論之母也。余維歐美之進
化,凡以三大主義:曰民族、曰民權、曰民生。羅馬之亡,民族主義興,而歐洲各國以獨立;洎自帝其國,威行專制,
在下者不堪其苦,則民權主義起,十八世紀之末,十九世紀之初,專制仆而立憲政體殖焉;世界開化,人智益蒸,物質
發舒,百年銳於千載,經濟問題繼政治問題之後,則民生主義躍躍然動,二十世紀不得不為民生主義之擅場時代也。是
三大主義皆基本於民,遞嬗變易,而歐美之人種胥冶化焉。其他旋維於小己大羣之間而成為故說者,皆此三者之充滿發
揮而旁及者耳。今者中國以千年專制之毒而不解,異種殘之,外邦逼之,民族主義、民權主義殆不可以須臾緩,而民生

國父全集 二五六
 主義歐美所慮積重難返者,中國獨受病未深而去之易。是故或於人為既往之陳跡,或於我為方來之大患,要為繕吾羣所
有事,則不可不並時而弛張之。嗟夫!所陟卑者其所視不遠,遊五都之市,見美服而求之,忘其身之未稱也,又但以當
前者為至美。近時志士舌敝唇枯,惟企強中國以比歐美;然而歐美強矣,其民實困,觀大同盟罷工與無政府黨、社會黨
之日熾,社會革命其將不遠。吾國縱能●跡於歐美,猶不能免於第二次之革命,而況追逐於人已然之末軌者之終無成耶
。夫歐美社會之禍,伏之數十年,及今而後發見之,又不能使之遽去。吾國治民生主義者,發達最先,睹其禍害於未萌
,誠可舉政治革命、社會革命畢其功於一役;還視歐美,彼且瞠乎後也。翳我祖國,以最大之民族,聰明強力,超絕等
倫,而沈夢不起,萬事墮壞;幸為風潮所激,醒其渴睡,旦夕之間,奮發振強,勵精不已,則半事倍功,良非誇嫚。惟
夫一羣之中,有少數最良之心理,能策其羣而進之,使最宜之治法,適應於吾羣;吾羣之進步,適應於世界,此先知先
覺之天職,而吾民報所為作也。抑非常革新之學說,其理想輸灌於人心而化為常識,則其去實行也近,吾於民報之出世
覘之。
(註一) 據「民報」第一號(民前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,東京出版)。原標題為「發刊詞」,並署「孫文」。

論懼革命召瓜分者乃不識時務者也(註一) 民前四年八月六日(一九○八年九月一日)於新加坡
  自精衛先生民報第六號駁革命可以招瓜分一論出,言中外之情勢,原原本本,使中國人士恍然大悟,懼外之病為之
一除。近又有申論革命決不致召瓜分一長編,並革命決不致召瓜分之實據,及漢民先生駁某報懼召瓜分說,透言列強之
政策,瞭如觀火,使讀者快慰不已。所引土耳其、麼洛哥二國近事為證,尤足徵鐵案如山,非懼外媚滿者所能置辯也。
  土耳其者,號為近東之病夫,其所征服各異種之地,數十年來已為列強所攫奪。或據為領土,或扶以獨立。是故土
國在歐洲之領土,已被瓜分殆盡。僅存馬士端尼亞一省(為馬其頓民族生息之邦),亦被列強干涉,各派政官、警察於
其地,該地主權,行將非土耳其之有矣。乃土耳其革命黨,則就列強已入而干涉之地以起事,一舉而擒土皇之大將,土
兵遂叛而歸革命黨。當時各國,並不以革命而干涉,且以革命而止干涉,作壁上觀。及土皇退讓,革命成功,各國且撤

論著 民前七年十月──四年八月 二五七
 
top
*